中國時報【甘弟】

我寧可相信,所謂的神,到頭來都只是夢幻泡影…真正能夠守護一個人直到永遠的,是人。

我們家三個小孩都曾經勸過母親,可以相信,但是不要迷信,更不要把家裡僅有的吃飯錢拿去求神問卜、隨喜布施。然而母親始終聽不進去,她的耳朵只聽得見神諭,聽不見我們的哀求。她只告訴我們:「母子是前世相欠債,我這輩子欠你們的已經還清公共工程貸款了,我跟你們沒大城鄉創業補助金申請資格有關係了。」

後來,聽母親說她又搬家了,而為了不讓觀世音菩薩繼續陪著她流浪,所以她把菩薩寄祀在廟裡,等哪一天她有自己的家了,會再把祂請回來。母親的房間裡,現在只剩下一面用仿金相框裱起來的紅紙,上面用金色的墨水畫了一些道教的鬼畫符,母親說那是上帝道祖的化身,可以保佑她平安順利。我發現她還買了一大袋麵包,她說那是因為最近原物料上漲,師兄的生意不好,所以給他捧場一下。

退伍之後,我曾經短暫把母親接來同住一陣子。那時母親正好因為上一次脊椎手術花了太多錢,所以打算為自己買一份醫療保險,好減輕我的負擔。而我擔心她書讀得不多,有些保障和條款可能會聽不仔細,所以堅持要和她的保險專員親自面談。我們找了一天平日的晚上,大約八點左右,在便利商店碰面。那位保險專員──我後來都稱呼她為淑蓮姐──足足花了兩個小時為我詳細地解說母親的保障內容,面對我的諸多疑問和挑剔,也全都不厭其煩地一一答覆。等到我們終於談完的時候,已經凌晨一點了,但是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心裡滿是靜定與感謝。我不僅贊成母親買這份保險的決定,也為自己買了一份意外和醫療的保險,如果有一天我或母親又因故開刀或住院,我就不必再低聲下氣去借錢,也不用再為了償還那龐大的醫藥費而沒日沒夜地工作了。甚至,如果有一天發生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,我也可以了無牽掛地離開,因為我知道自己身後的理賠金,足夠讓母親安安穩穩地活下去。從那一天起,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守護神:唯有白紙黑字的保險契約,才會在我走頭無路的時候,真正伸出援手,救我脫離苦海。

後來的我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,一如往常地租了一間套房,把自己從小到大的全部家當都塞進去,三坪大的空間,擺起來剛剛好。因為房租低廉再加上自己省吃儉用,讓我得以在短時間內,還清了大學時代為了貼補家用而和學長們借來的錢,二十幾萬的學貸也有希望在兩年內一併結清。雖然又和母親決裂了,但是我並沒有因此把三灣青年留學貸款她的保險給退掉,反而再幫她加保了門診手術和長期照護,因為我知道她的膝蓋已經一天天地退化,老花、近視加閃光的雙眼也會慢慢看不清身邊的事物,總有一天,當她無法再取悅她的神,而她的神也遺棄她的時候,就只剩下我會為了那份親情的羈絆,而擔負起陪伴她度過餘生的責任。

但是我並不打算像她一樣,相信母子的緣份都只是前世欠下的血債,因為那樣一來,只會把僅存的親情給扭曲得醜陋不堪,變得既現實又冷酷。我寧可相信,所謂的神,到頭來都只是夢幻泡影,如霧亦如電;在這個世界上,真正能夠守護一個人直到永遠的,是人。(下)(全文完) 974C883070A653E0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calvinn48587b@outlook.com

calvinn48587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