颱風過後的周末假日,香港一家知名風險基金「全員加班開會」!外派查訪各國市場動向的哨兵們陸續回來,攫獲了更多亞洲情勢動盪的信息,特別是比想像中還更複雜詭譎的政局影響,資本必須及早布局,閃躲避雷,重新配置。

國際金融戰略觀察的制高點,都放在「執政者」身上。古來所說「國運」兩字並不假,最近亞洲各國所有動盪的關鍵,幾乎都在領導人身上!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泰國國王蒲美蓬過世後,眾多外資當下力求避險。泰國主要經貿施政幾乎全部停頓了,雖說是「為國王服喪」,但暗中背後其實也是「皇室、軍方、政治派系」多方縱橫競逐爭取主導。失去了長期穩舵的重心,泰國沒有任何人足有「威望」駕馭國家方向,資本隨之出逃或短期避險,並沒有任何懸念。

南韓則完全可以詮釋何謂「流年不利」。朴槿惠最終同意在境內讓美國部署「薩德」飛彈。而這一念之間,中、韓兩國之前所有「政治、經貿、文化、影視娛樂」的巨大市場,彷彿激流碰壁且瞬間急凍!中國觀光客驟減過半、韓流明星代言商演全砍,再加上「三星手機爆炸」與「韓進海運破產」。原本單純為了力抗北韓的朴槿惠,真的就讓南韓正走向一場破碎。

對照之下,備受矚目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利用中、美兩國矛盾,聲稱「棄美捧中」讓菲律賓的國際地位鮮明崛起。強烈犀利的素人風格之餘,外界並沒看見杜特蒂私下整合談判的厲害,轉手就取得來自中國高達240億美元的協議與貸款,意味他在菲律賓國內工商產業界早就進行政策的高度整合,並且早已和中國官方、民間完整對接。

至於討厭中國的日本安倍晉三,內心強悍卻更言行謹慎,甚至缺席了10月中旬的靖國神社秋祭。安倍非但沒有被右派軍國主義沖昏頭,反而還不斷推出更多吸引中國赴日觀光、投資的開放政策,堪稱堅忍吸吮著中國市場的資金動能,來哺育依然老化、尚未真正回春的日本經濟。

這幾乎就是亞洲「這1個月內的變化」!對於那些只熟悉「法律、政治」的執政者,永遠難以想像「財政、經貿」才是一個國家的心臟與血液。任何無法相連接續於國際資本的國家,實質處境必然是「投資蒼白、市場窒息」。這幾乎是除了台灣之外,亞洲每一個其他大大小小國家的執政者都明白的事!

動盪的時局圍繞於執政者身上,連帶牽動著「權」與「錢」風起雲湧,隨之變化。因為一個國家的真正資本,從來不是只有政府編列的那些「預算」。任何國家都需要生存,也會錯失機運,端賴執政者的能力、眼光與手段。這也是國際間所有資本浪潮背後,所有驅動者們各以智慧或貪婪的眼光共同評估所見。

國際資本「時而流動、時而停泊」在不同地區,卻始終必須「在外界發現之前先有動作」!通常是等到投資銀行的研究報告出來,媒體才跟著報導,至於投資大眾一向是最後才知道。於是「你進、我出」的資本時間差,日夜在全球竄流。資本從來不是慢條斯理,而是在暗中雷厲風行。

我終於忍不住詢問,「那台灣呢?」風險基金的負責人說:「蔡英文?算了吧!」

(中國時報)

calvinn48587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